高效、专业、符合SEO优化,正山小种与金俊眉wordpress主题,大气,简洁,清新。

正山小种与金俊眉

58392次浏览 28719个评论

主题简介

  林子实一肚皮的委屈,正打算见了桂英之后,从头至尾,爽爽快快地说了出来,不料自己一个字没提,桂英就倾筐倒箧,完全代为说了出来,觉得她这个人并不是不知好歹的,这委屈先不能说,便笑道:“我也没有什么委屈,本来公司里在北平方面,还有许多未了的事,我不来,可以托人代办。我来了,就自己来清理,这也算是以私报公。”桂英笑道:“林子实,您真是名副其实。慢说你不是以私报公,就算你是以私报公,你在女人面前,也别说出来,大概跟女人灌米汤这件事,你是不会,我的二爷。”第17章 伉俪情深解铃原有术 逢迎道苦托体竟无门  她走到这里,只见玉和穿着短汗衫短裤子,光了双脚,踏了一双没有后跟的鞋子,坐在一张矮竹凳上,在那里慢慢地清理钓鱼竿,脚边放了一只瓦罐子,装着鱼食。他看见桂英脸红红的,便问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桂英笑道:“原来磨糯米重得很。”玉和道:“你也去找救兵吗?我和你去磨磨吧。”桂英笑道:“你这个斯文劲儿,也磨得动吗?”玉和道:“你都磨得动,难道我还磨不动吗?到了家里来,现在就剩我是个闲人,我也怪寂寞的。”他说着话,就起身向磨房里走。桂英觉得有了自己丈夫去打替工,就比找别人好得多,也就跟玉和一路回来。凡是庄稼人有一碗饭吃的,他家里必定有一间米房,地上扫得干干净净的,预备在这里砻糠筛米,米落到地上就可以扫起来,因之磨子筛子等物,都在这米房里。由这米房里过去,便是仓房。玉和一走到这里,就想起上次回来,哥哥在仓房地窖里取现洋的那一件事。自己骗着嫂子,可以做县知事老爷。县知事在哪里?回到米房里来磨糯米来了。就如此想着,走进屋子里,就不由得脸上一阵发热。田氏见他脸上红红的,以为他不好意思代老婆来磨磨,便笑道:“当年我做新娘子的时候,你哥哥也常是和我打替工的,现在轮到你夫妻二人头上来了。”玉和搭讪着看看磨架子,又将磨砻担摇撼了两下,笑道:“也许我不行呢。”说着,就开始磨起来。玉和究竟是生长农家的,虽然多年不做重工作了,然而像磨这小磨子的事情,还优为之。他站在屋子中间,将磨子拉得飞动起来。正山小种与金俊眉  朱氏一进门,四周看看,便对桂英道:“我说怎么着,东西都没有清理不是?我来帮你们一点,不是很用得着我吗?”玉和听说,迎着岳母,却道是不敢当。朱氏笑道:“也没有什么不敢当,你念着丈母娘一点好处,到了南方去,体谅体谅我的姑娘就是了。姑爷!我要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,你都原谅着……”没有说完,她便流下泪来。玉和道:“我不是再三地说了吗?你尽管放心。”朱氏道:“姑爷呢,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,就是回南方去以后,你还有大哥大嫂哇!”玉和道:“我哥嫂都是老实人,不会委屈你姑娘的。再说,我回家去不久,就要回南京去,和我哥嫂也住不了多久。”朱氏走进屋来,说了一大篇话,至今还不曾坐着,身子靠了桌子,只管捏了一块手绢去揉擦眼睛。玉和看着这样子,也未免呆了。心想:这位岳母大人,向来是要强不过的,这次却这样再三地讨饶,倒也是可怜,便道:“你自己的姑娘,你自己总会知道,她是一个受人家委屈的人吗?”第17章 伉俪情深解铃原有术 逢迎道苦托体竟无门

  这几句话,说得桂英心里一动,玉和心里也是一动,两个人都说不出话来。桂英顿了一顿,她就想着,自己唱戏的事情,兄嫂反正都是知道得很清楚的,瞒着也无益,于是向田氏点了一点头道:“是的,我在北平的时候,一个月稍微能挣几个钱。”田氏将钵子里的水米拨弄了一回子,闲闲地问道:“有多少钱呢?”玉和怕说多了,嫂子会疑心的,就随便地答道:“也不过一百来块钱。”她这样说着,实实在在地,已经给桂英每个月挣的包银,打了一个对折,以为这已经是少得可以了。说着,又开始磨起来。  桂英在北平的时候,一块钱以下的雪花膏,永远是不用,这张脸手,从来没有让它受过苦。于今脸上会擦出盐霜来,这脸手未免太吃苦了。当太阳正中的时候,撑了伞走路,倒也晒不着,及至太阳偏西了,阳光是斜射过来的,坐在独轮车子上的人,没有法子,将伞斜撑着,只好收了伞,硬着让太阳去晒,一个半个钟头,还无所谓,晒久了,只觉皮肤绷裂得生痛,还是玉和是个有经验的人,在网篮里拿出一条毛巾来,在田水沟里浸湿了,让桂英搭在头上,以便盖住了左边的脸。  玉和是越想越彻悟,到了最后,他便改了一个方向去想,要如何地奋斗了。这不要紧,跟丈母娘去磕头也可以,跟丈母娘去赔小心也可以,有一天你来求教于我的时候,我就可以报一笔仇了。玉和自己一个人发愁,一个人劝解着,到了最后,他由颓废而来,到变着了兴奋回去,到家之后,见桂英手上抱了孩子在喝乳,桌上摆了一本抄本儿戏词,有意无意地,眼睛对着了上面看着。

第21章 举目尽非亲且餐粗粝 捧心原是病频梦家山  朱氏见女儿南去之心已决,苦留不住,反而会招出女儿的恶感,倒不如不说为是,于是也收住了眼泪,叫着杨妈来告诉她道:“姑奶奶要到南方去了,你到菜市上去买点菜回来做午饭吃吧。”杨妈站着,呆望了桂英道:“大姑奶奶,真的吗?”桂英点点头,皱了眉道:“我也是没有法子。”杨妈听说,也是眼圈儿一红。桂英向她丢了一个眼色道:“你去买菜吧,我这儿有钱。”于是在身上掏了一块钱,塞到杨妈手里,又把嘴微微一努。杨妈知道不能再逗引朱氏了,接钱而去。  到了家时,玉和首先看到她眼圈儿有些红,便笑问道:“你回家去,舍不得老太太,向老太太哭了吧?”桂英道:“别胡说了,我们娘儿俩,两天不见面,三天就见面,有什么舍不得,我是为你的病,把眼睛熬红了。”玉和听了这话,也是无话可说。桂英走到屋子里去,见桌上摆了算盘账本,还有银行里邮局里两扣存款折子。因笑道:“你那几个穷钱,大概又算过一趟了。”玉和收拾桌上的东西,便道:“可不是吗?我算一算,只有二百多块钱的存款了,糊里糊涂地也不知道怎么就用了许多钱。我们要是回南京的话,这些钱要留着做盘缠,可是动不得。”桂英道:“你真打算走吗?可是我妈的意思,只能让你一个人走。”玉和道:“我一个人走,就一个人走,可是我走了,你一个人在北平住家,未免太寂寞,若是让你搬回家去,跟老太太一块儿过,我又怕老太太说闲话,所以我觉得你是同我一同南下的好。”桂英微笑道:“这都不是紧要的话,你最不放心的,大概是别有原因吧?”玉和笑着,只说了笑话两个字。桂英道:“什么笑话,这是应有的事情。你想,我一个唱戏唱红了的女人,要认识多少男人,你若是走了……”玉和皱了眉道:“桂英!你怎么说这种话?你说这种话,不怕我伤心吗?”桂英笑道:“你急什么?我和你闹着玩呢。我要知道你有那个心眼,我还肯和你说这话吗?而且我心里已经决定了,一定跟你到南方去看看。你说的话是对的,我一个人过日子,又寂寞,又害怕,我要回家去住,又怕老太太说闲话。所以我非跟着你走不可!”玉和道:“我想要走的话,不必迟延,越快越好,免得把那几个存款又多用了。我想这个星期,就决定了走,你看好吗?”金俊眉是什么茶类

  远处绿树林子里,不时地发出一种尖锐的鸟声来:“割麦栽禾,蚕豆成棵。”那年年必来的布谷鸟,这时又开始工作了。乡下的农人们,似乎也因为有了这种声音,工作得很起劲,男子们在田里割了麦,一挑一挑的大麦,成捆地顺着田埂,向麦场上挑去。田沟里的水,在绿色的短草里叮叮地淙淙地响着,随着田埂的缺口,向割了麦的空田里流去,真个是割了麦又预备栽禾了。  玉和睡了两天,出了几次大汗,过了两天,病就好得多。只是自己除身体害病而外,精神上还受有重大的刺激,就一点气力没有,终日昏昏,只在床上躺着。不过在这时候,却有一件事,使他精神特别安慰的,就是北伐的革命军一天一天地逼近了北平,北平各机关,冰消瓦解,逐日崩溃。玉和没有别事,只是早上看日报,晚上看晚报,整天在床上,将报上的消息来安慰自己。他不是说革命军北伐成功了,可以庆祝做新国民了。他的意思是说,各机关倒了,北平政府也倒了,对丈母娘呢,不必说,她知道是全北平官都丢了,不管是哪一个人。对于哥哥呢,说是知县已经到手了,只是换了朝代,是没有法子的事,政府发表的县知事,革命政府之下,是没有用的。整个国家的国体都变动,何况一个小小县知事。哥哥虽昧于时事,一部袁黄纲鉴,却看得透熟,关于换朝代的事情,当然很知道,自己说是同北平政府一齐倒的,哥哥绝没有什么疑问。那么,除了花掉哥哥一千多块钱,不必交账而外,就是回家去暂度农村生活,哥哥也没话说。到了乡村以后,等外面有了机会再出来就事,不必将家眷背在肩膀上,就轻松得多了。还是去学校里学的玩意,当不到工程师,当名工程员也好。

精彩推荐:
正山小种金俊眉
金俊眉和正山小种
金俊眉价钱 茶之道 国饮茗茶
金俊眉的泡法
金俊眉的价格
武夷山金俊眉价格
金俊眉与滇红区别

(45567)个小伙伴在吐槽
  1.   玉和隔了灶壁上的方眼,远远地偷看嫂嫂的颜色,见她两手抱了一只大腿,眼望了灶里,很自在的样子。便大了胆子道:“大嫂,不瞒你说,做兄弟,有些官迷,我很想运动运动,弄一个县知事做。”田氏听说,先哟了一声道: :mrgreen:
    admin2019-05-13 22:00 回复
  2. 第20章 离膝去依依枯荣莫卜 回乡愁戚戚甘苦难同
    邵朗丽2019-05-13 22:00 回复
    •   不过这样一来,玉和心里,倒反是踏实了些,只希望革命军快些杀到北平来,那个时候,所有北平城里的官员,都没有了职业,自己也就借此倒台,说是跟着北平政府的交通部一齐完了。因之每日看到北方军队打败仗的消息登在报上,心里就很痛快。这一天报上登着,河南军队,已经过了新乡,山西军队逼近石家庄,就高高兴兴地念给桂英听。桂英笑道:“我也知道你那个心眼,只要革命军来了,北平城里有了变动,你就不用说谎,还在交通部有差事了。反正大家是完,不碍着你的面子,可是你还得往后想,到了那个时候,你要找事就更难,我们打算怎么办呢?三个月五个月,找不着事。要遮掩也就遮掩过去了。永远要找不着事的话,不但是面子事儿,衣食两个字,还得发生问题呢?”这一句话提醒了玉和不少,革命军不来,虽撒谎有事,不难找个小官做,把谎弥补起来。革命军来了,用不着撒谎,可就更找不着小官做了。自然,那时可凭自己真本事,做点工程上的事,可是在另一个局面之下,自己又毫无把握。如此一想,又重新烦闷起来。
      admin2019-05-13 22:00 回复
  3.   有了这番虚演的故事,玉和对于丢官的话,就不敢再说一个字,一日跟着一日,只是一早到公园里去看报,下午满城会朋友,这样混着有一个星期之久,不必要桂英看破,每当自己由外面回来的时候,见了桂英,脸上就是一红。出门的时候,桂英不说什么,为了向她告别说上衙门去了。这话不能不说,说出来,声音小得像蚊子一般,脸上虽不红,也觉得皮肤里面,有一种极不好受的感觉。偏是在无事的时候,桂英又喜欢谈衙门的事,玉和不随着说,那是不可能,随着说,却每个字都是撒谎。自己生平是不喜欢撒谎的人的,到了现在,却撒谎过日子,自己对于自己,也说不出来是如何难受。好容易熬到了星期日,不用得假上衙门了,算是停了一天撒谎,到了星期一早上,又要开始撒谎了。这天他醒得最早,在枕上睁了两眼望了帐子顶,注视着帐子顶上的纱纹,一根一根都要看清楚出来,这算决定了主意,他自己警告自己的在想,须从今日起,我不撒谎了。要不然,我又得一早上公园去坐冷板凳,坐一个星期之久了。就是下午,向城去拜访朋友,也是应当看的,以及不应当看的朋友,都看遍了。天天去看朋友,并没有一点正经事情,会不到,也不留下什么话。会到了,也不过瞎谈一阵,整天整夜地出门骗自己,回家骗新夫人,这种痛苦,实在忍受不了,还是把话向夫人言明了得了。好在自己手边还有几百块钱,就是按了这种小家庭的日子去过,至少还可以过半年,在这半年以内,我总可以得着一个差事,与其终日里欺人欺己,倒不如用这种工夫去谋个位置。如此想着,在当天吃过晚饭之后,沏了一壶茶,故意在屋子里和桂英闲谈。不过说来说去,自己总没有那种勇气突然地把自己没有差事的话来说出。
    抗嘉运2019-05-13 22:00 回复
  4. 糜幼荷2019-05-13 22:00 回复
    • 谢谢支持
      admin2019-05-13 22:00 回复
  5.   桂英坐在桌子那边,看到玉和那个样子,便笑道:“真有点心事吧?究竟为了什么?你可以说出来。若是用得着我分忧解愁的话,我也可以和你分忧解愁。”玉和先向她笑了一笑,接着又道:“其实没有什么心事。就是有点小心事,我自己足以了之,不成问题。”说着,扔下烟头,又倒了一杯茶喝。桂英笑道:“今天晚上闲下无事,我将你的心事,猜上一猜吧!”玉和一想,自己的心事,还是不让她猜吧。便笑道:“你到现在,还有三句话不离本行,又在唱戏说话了。”桂英道:“这个习惯,的确是不大好,我想法子,要慢慢地改正过来。这都因为我们一班姐妹们,平常都爱这样闹着玩。所以大家都弄成了口头禅,没有法子来改变。”玉和道:“那没关系,不改也不碍事。有道是:‘君子不忘本。’是干什么的,到底就是干什么的,将来咱们有了儿女,你愿意把一个去学唱戏的话,我也赞成。”桂英道:“唱戏?咳?我是领教多年了。有儿女宁可让他去挑葱卖菜,也别让他唱戏。唱戏唱到我这样子总算不错,你瞧我到于今,闹着什么?哪天无事,我把唱戏的苦处和你谈上一谈。”玉和一想,她慢慢地要谈到心事了。她谈了心事,我也可以谈心事。因道:“今天也无事呀。你何不就谈谈呢?”桂英道:“这个谈何容易,说起来,恐怕有三车子的话。”玉和道:“这又不是什么急事,非一天谈完不可的,你今天先来说一段得了。”
    蔺惜蕊2019-05-13 22:00 回复
    • 谢谢支持
      admin2019-05-13 22:00 回复
  • 鏈涢兘闄勮繎浼(缇庡コ鍙)鍝湁灏忓鎵惧暘,鍟仈绯绘柟寮忎竴鏅氫笂|http://www.yaolongchem.com/uploads/list.php | 鍐宸為檮杩戜細(缇庡コ鍙)鍝湁灏忓鎵惧暘,鍟仈绯绘柟寮忎竴鏅氫笂|http://www.aluminumsidingguys.com/1510923/list.php | 瀹夋辰闄勮繎浼(缇庡コ鍙)鍝湁灏忓鎵惧暘,鍟仈绯绘柟寮忎竴鏅氫笂|http://aldyly.cn/supplier/list.php | 鎵垮痉闄勮繎浼(缇庡コ鍙)鍝湁灏忓鎵惧暘,鍟仈绯绘柟寮忎竴鏅氫笂|http://www.lanehouseshanghai.com/serviced-apartments/list.php | 璧ゅ煄闄勮繎浼(缇庡コ鍙)鍝湁灏忓鎵惧暘,鍟仈绯绘柟寮忎竴鏅氫笂|http://www.lanehouseshanghai.com/js/404.php